首页 > 影视剧情 > > 正文

《禁闭岛》以现象学和文学的视角解读


   首先,电影禁闭岛展现的是一个事情,而泰迪便是这个事情的主角。而且,在我们将泰迪确定为"精神病患者"之前,我们要确定一件事,泰迪是一个人。因此,我们眼前所见的便是泰迪这个人发生的事情。
   纳粹的集中营、苏联的古拉格群岛、卡夫卡所处的被四面保卫的奥地利,它们都在指向一件事情,弱小的人被强有力的外部暴力控制着,人要么被奴役,要么在反抗中死亡。美国作为二战的胜利者,号称最为“文明”的国度,可是在美国,强而有力的暴力是否已经消失了呢?或者说,这种暴力从未消失,而只是换了一件衣服?
  
  泰迪参与了二战,在德国目睹了"被杀的人":被敌人纳粹杀死的、自杀的、美国人对纳粹守卫军的枪杀,这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作为胜利军团的一方,回到自己的母国,获得的不是骄傲,而是沉重的罪责。因此,他需要酗酒,借以麻痹自己的心灵。(不知为何,他的家被一个刀疤脸烧掉了,他的妻子也死在那场大火中。)为此,泰迪寻找杀死妻子的刀疤脸。(又一个镜头,在他作为联邦调查员外出办案时,他的妻子将三个孩子溺死,泰迪非常悲伤。他爱他的妻子,但他的妻子要泰迪给她解脱,泰迪枪杀了妻子。)为此,泰迪成为"精神病患者",在精神治疗机构禁闭岛中接受两年的治疗,获得了一次"角色扮演"的机会。
  
   泰迪作为一名调查员,跟他的搭档一起,调查禁闭岛上的一次失踪案件。他作为一个外来人,要通过禁闭岛上的人和物来收集线索。他的调查受到阻碍,因为他发现一件事,这座岛上的警察对他不友善,医生、护士在说着相同的谎话。他对此感到愤怒。但在梦中,他的妻子告诉他留下,因为"失踪的人"在这座岛上,同时,也告诉他,刀疤脸也在这座岛上。这时,除了上级的任务,他又携带了一个私人性质的调查,那就是寻找刀疤脸。在对禁闭岛病人的调查中,有一个不愿离开禁闭岛的"看上正常的老女人",在他的本子上写着"RUN!"他带着他的搭档在雨中跑着,寻找着,路过已死的人的坟墓。雨下的更大,他们两人不得不在房子里避雨,在这间房子里泰迪向他的搭档道出了自己曾经从社会学学生那里了解到的禁闭岛拿人作实验的情况,他想要寻找到这个证据,并把它公布于世。搭档向他道出,在你想要破解禁闭岛的时候,禁闭岛也注意到你。所以,不是你来禁闭岛,而是禁闭岛把你引诱过来,要把你困住。这是,房间的门被狂风吹开了,警察首领的汽车停在方面,灯光注视着他们两人,并且大声命令他们上车。回到医院,医生告诉泰迪,失踪的人找到了。泰迪与失踪的人见面,对方把他当作自己的丈夫,又告诉泰迪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泰迪心中受到震撼,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偏头痛又发作,吃了药,晕了过。
   雨越下越大,禁闭岛的秩序因此也出现漏洞。泰迪和搭档得以跑进最为神秘的“城堡”C。警察称城堡C是最为残暴的人的所在地。泰迪遇到了驼背人,驼背人抓住泰迪,告诉他自己不想到外面,因为有外面最为暴力的武器——氢弹,它能够毁灭一切。实际上,驼背人不是残暴的人,而是最为胆小的人,他需要通过困住自己才能感到安全。城堡C的监牢里的景象是:裸露身体的男子、在牢笼里伸出的手臂,以及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血向上帝请求获得救赎的人。泰迪再次见到社会学学生,后者已经被蹂躏得"变形"。社会学学生告诉泰迪,泰迪是禁闭岛实验的一部分,自己的"变形"也与接触泰迪有关,所以这是泰迪造成的。社会学学生又告诉泰迪,泰迪在禁闭岛是一个人,没有搭档,并告诉泰迪"到灯塔",放下对刀疤脸的寻找。而这时妻子出现了,让泰迪仍然放不下刀疤脸。
   泰迪和搭档向灯塔跑,在悬崖边,搭档阻止泰迪灯塔,拿出刀疤脸进入禁闭岛的证明,想要使泰迪回到城堡。泰迪听从了社会学学生的话,决定自己是"ALONE",抛弃搭档向灯塔跑。可是到了灯塔附近,发现涨潮,泰迪又返回悬崖边。泰迪发现自己的搭档不见了,然后看到一个烟头在悬崖最边缘处,又看到悬崖底岩石上的"穿白色衣服的人"。泰迪认为这个人是自己的搭档,屈身向悬崖底爬,刀疤脸进入禁闭岛的证明飞到他的身边,他将这个证明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到岩石上,穿白衣服的人不见了。然后,因为涨潮,一群老鼠从洞中跑出,泰迪发现上面有个洞穴亮着光,爬了上,发现了"(真的)失踪的人"。失踪的人原本是禁闭岛的医生,发现禁闭岛用人作实验,在延续纳粹和苏联的传统。她反对这一实验,逃了出,但又没有力量完全离开禁闭岛。而且,她告诉泰迪,全岛所有人(医生、护士、病人、警察)都知道这一实验!同时,泰迪又从她那里得知自己被医生们"下药",正在逐渐被禁锢在禁闭岛之中。
   一觉过后,泰迪被失踪的人驱赶出山洞。一到城堡附近,泰迪便被警察发现,不得不上警车。警察跟泰迪谈到,人的内在是具有暴力性的。所以警察不相信治疗能够驱除人的暴力性(也就是在暗示警察的暴力监管才是对抗暴力的有效方式)。下车后,泰迪小心翼翼地回到机构,看到院长正准备开全体大会。泰迪想要找回自己的搭档,但是院长和其他人都告诉他,搭档不存在。泰迪慢慢觉得所有人看向他的眼光很奇怪,他变成了一个"奇怪的人"。
   泰迪决定坐油轮离开禁闭岛,但通向油轮的道路被层层阻碍着,无法突破。他遇到那个德国医生,并将对方制服,然后跑到外面。他找到了院长的车,想要使用汽车离开禁闭岛。这时妻子的幻象又出现了,让泰迪快离开。这时泰迪反而选择不离开,引爆汽车,并告诉妻子,"曾经送给他的那条领带很难看"。泰迪断掉了离开禁闭岛的路,也把妻子和死的女孩抛在后面,决心前往灯塔。泰迪游泳上了灯塔,打倒了守卫,拿到了"枪"。灯塔内部有一条螺旋式的楼梯,泰迪爬了上,发现顶层下面的房间都是空的,泰迪用枪守卫着自己,可是"敌人不存在"。到了顶层,在最后一扇木门面前,泰迪喘着气、发抖,然后拿出勇气将门打开,看到的却是院长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些文件、照片和一把手枪。泰迪用枪指着院长,并小心翼翼地察看房间里每扇门后有没有什么埋伏,可是什么都没有。院长对泰迪说,枪里没有子弹,这让泰迪感到错愕。院长的一句话便让泰迪失了枪。
   院长向泰迪道出,泰迪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一次治疗,是一次角色扮演。如果这次治疗失败,泰迪便需要被切开脑袋,进行物理治疗。所以,院长是一心为泰迪着想。泰迪对此不相信,并开始反抗。但院长用白板上的名字组合向他道出,失踪的人、刀疤脸只是泰迪想象的产物。泰迪便是刀疤脸,是"放火烧掉家的人"。泰迪继续反抗,院长又将“搭档”叫出来,告诉泰迪,搭档是你的主治医生,也是你之前所寻找的失踪的人的主治医生,搭档的任务是协助你的治疗。泰迪还是选择反抗,拿起桌子上的枪,并喊出我能感受到抢上的子弹,这个枪上刻着我的名字。院长和搭档惊恐的后退,然后他们又起身向前,告诉泰迪这只不过是玩具手枪。院长又上前一步,拿起死孩子的照片,告诉泰迪是他的妻子溺死了三个孩子。这时,三个孩子被溺死和自己杀掉妻子的景象被他想起。
   泰迪睡醒了,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长袖,旁边围绕着院长、搭档、护士、警察。院长问泰迪,他为什么会在禁闭岛,泰迪道出孩子溺死、杀妻的事情。院长对此感到满意。泰迪坐在门口,管旁边的搭档叫查克,说禁闭岛的医生们太笨了。搭档再次管泰迪叫boss,并向院长暗示"治疗失败"。泰迪又向搭档道出"是做一个活着的野兽好呢,还是做一个死的好人。"护士带着尖尖的长锥,跟警察一起围向泰迪。泰迪起身,从容不迫地走在前面,接受最终的"审判"。
  
   我个人认为,这部影片展现的不仅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对于禁闭岛的医生而言,泰迪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孩子溺死、杀妻便是泰迪所要面对的一切。但对于泰迪这个人而言,孩子溺死、杀妻确确实实是他难以忘怀的创伤。但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美国人对纳粹的屠杀,这更是泰迪对"人为什么要这样"的质问!也是他这次调查禁闭岛案件的动力所在。
   泰迪只有作为一个"精神病人",在寻找刀疤脸、灯塔之谜的过程中,才能踏出一条道路,完成对真实世界的领悟,也就是对禁闭岛世界的领悟。在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美国人对纳粹的屠杀之后,暴力仍然存在着,所以集中营依然存在着,禁闭岛便是集中营。医生、护士、警察合力把"病人"暴力地困在岛上,并不断地论述和预言“病人”是暴力的。而且,疾病因何而产生呢?泰迪所遭受的二战历史的创伤、老女人因家暴而复仇、驼背人对氢弹世界的恐惧、失踪的人对人体实验的拒绝。在这里,疾病是一种反抗,是对暴力的反抗。而禁闭岛对病人所进行的围困,则是"正常的、无病的人"所导演的善意。
   泰迪选择被长锥刺穿,而不愿意扮演医生、护士、警察脑中所想象的"68号病人",不愿意成为活着的野兽。在禁闭岛中,勇敢地面对死亡才是好人的道路。

【相关阅读】《禁闭岛》治疗论和阴谋论再判断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